新冠疫情在很大程度凸显了数字政府及现代城市治理的必要性。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,城市治理议题日趋复杂多样。
  “治理主体”其实很大程度上指的是政府、企业、社会机构等各个角色。尤其是在“新基建”的大环境下,以华为为代表的ICT基础设施企业,阿里、腾讯为代表的平台级互联网企业甚至是中国平安这样综合“金融+科技”服务平台都在参与其中,对外输出自身能力。
  疫情之后,决策层所倡导的“新基建”则是进一步加速了数字政府、城市现代化治理的步伐。
 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《新型智慧城市发展研究报告 2019》显示,智慧城市架构,最底层是智能基础设施,这一层主要是华为、浪潮、紫光这一批ICT领域的厂商在搭建,智能运行中枢,主要是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等一批互联网企业在搭建。
  政务、医疗、法律、养老等是在生活中随时可能遇到的实际问题,诸多ICT企业是无力去管理的,它们只能构建智慧城市的“骨架”。
  智慧城市更需要“血肉”和“毛细血管”作支撑,这恰恰是平安在思考的问题。对平安而言,它更在乎的是城市的现代化治理问题——这些问题和每个人的生活都密切相关。现代化治理的问题同样离不开科技,这也是平安作为“金融+科技”企业最擅长的地方。
  平安智慧城市是如何应对这些最基础、最实际、最契合大众生活的问题的?
  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去审视平安智慧城市现在在做的事情。
  政务服务:平安智慧城市“城市智脑”直接打破了数据孤岛,可以直接横向联通深圳的工信、经贸、税务、海关、金融、市场监管等20多个部门的主要数据,纵向延伸时间序列,收集涵盖了自深圳特区成立以来的约4200个指标、20万条数据,可以实现宏观经济数据共享互通,提前7个月预测核心经济指标走势。
平安智慧政务一体化平台架构
  市场治理:服务实体,提升政务管理和民生服务能体经济,提升全要素生产率。例如,平安智慧食安可以直接构建溯源管理平台,可以运用区块链、IoT等技术一方监督企业,另一方面连接政府,甚至还可以公示给公众。在深圳,平安的智慧食安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对企业、学校、医院后厨进行监控,实现“明厨亮灶”。还可以针对一批小微企业、个体工商户的手续申请实现政府秒批,缩短了繁琐的审批流程。
  社会服务:服务大众,通过智慧城市云平台服务企业和实落足“医、学、住、行”、“生、老、病、养”民生领域,支持民生改善,促进主业发展。
平安智慧医疗提供端到端、一体化解决方案
  以医疗为例,在今年疫情期间,平安智慧医疗的新冠肺炎智能阅片系统覆盖了全国1500家医疗机构,筛查出疑似患者2万余名,疫情防控一体化平台也在在10余个省市落地。上线的公共卫生应急防控一体化平台,解决了公共卫生监控预警难、预测调度难、防控救治难的问题。
  在麦肯锡的《中国数字经济报告》中,提到要建立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体系,数字化可以减少45%的医疗支出。平安智慧医疗已经迈出了第一步。
  不管是政务、市场以及社会,平安的这些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其实可以开放给任何一个城市,城市需要这些模块时,只需要从平安这里拿走这些一揽子解决方案即可。
  智慧城市的建设,需要有企业自下而上从毛细血管开始入手重塑城市活力。优政、兴业、惠民为目标,让人与企业能在城市中获得更好的生存发展。
  当下不管是华为这样的ICT基础设施、阿里、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以及平安这样的数字血肉缔造者,正在推动智慧城市以及智慧城市中的数字化转型,让城市更具活力。